热血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有一艘英雄飞船 > 第三十五章血月号进化
    蔡须琨突然间想起了这些事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按理说这么珍贵的东西,依旧安然的放在这里,有些不合乎常理。

    难道他们不认识摩罗这种宇宙奇物?

    但是也不应该啊,既然苏格大叔知道,那么这些能够调动宇宙战舰的存在,相比也是知道摩罗这种宇宙奇物的。

    但是为什么这些摩罗,还依旧完好无损的放在这里,这里么有什么猫腻吗?

    蔡须琨正在思考这些事情之间的关联,突然间一股浓烈的奇异的香味,从摩罗组成的小森林中传了过来。

    这种浓烈的奇异的香味,由于蔡须琨现在想的出神,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但是这些奇异的香味,已经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了。

    由于刚刚蔡须琨身穿生物战甲,摩罗好像知道散发这种奇异的香味所用并不大一样,并没有散发出来,但是现在蔡须琨收起了生物战甲之后,摩罗林中突然就随着海风飘出了浓烈的奇异的香味。

    随着奇异香味的越发浓烈,蔡须琨意识到了不对劲,终于发现了这股奇异香味的不寻常。

    这是什么香味,竟然让我有些迷醉,神情也有些恍惚了。

    但是现在才发现,已经有些晚了,蔡须琨虽然还有意识,但是随着香味的越发浓烈,意识已经变的越来越模糊了,双眼也逐渐变得空洞无神,身体已经有些不受控制的往摩罗林中走去。

    我这是怎么了?

    我的身体怎么不受控制了?

    我好困啊?

    我这是在哪里?

    我到底是谁?

    于此同时,帐篷内部的苏格,由于帐篷内舒适的环境,加上外面有蔡须琨巡逻,身心放松的瞬间,已经深深的睡着了,根本意识不到外面的蔡须琨,此时正在遭受何种的危险。

    帐篷外,沙滩上的蔡须琨,随着香味的越发浓烈,意识已经逐渐消失了,趁着皎洁的夜光,双眼无神,表情麻木,宛如行尸走肉一般,身体僵硬的一步一步的走向摩罗林中。

    随着蔡须琨越走越近,距离他最近的一颗摩罗,树枝上密密麻麻挂着的红色小人,突然间散发着诡异的危险,小人上面的眼睛更是散发着红色的光芒,部一脸渴望的紧紧的盯着蔡须琨,仿佛蔡须琨拥有致命诱惑的美食一样。

    并且这颗摩罗上深红色的树枝,突然间开始增长起来,变成了类似柳树枝般的存在,这些深红色的细长枝条,疯狂的往蔡须琨身边延伸,想要接近他。

    就在这些疯狂增长,延伸的深红色的细长枝条,即将缠绕住蔡须琨的时候,一艘月牙型的宇宙飞船从天而降。

    于此同时,蔡须琨眉心处的星辰之泪突然显现,散发着白色的光辉,原本就没有意识的蔡须琨,身体直接被星辰之泪接管,慢慢的悬浮在了半空当中。

    即将缠绕住他疯狂延伸,增长的深红色树枝,被悬浮在半空中的蔡须琨右手轻轻一点,瞬间化为了一道红色的流沙,连带这一整颗摩罗,都化为了一道道的流沙。

    于此同时,还在帐篷中熟睡的苏格,他左手腕的空间腕表里面,那些晶莹剔透的星晶币,竟然自动的化为晶莹剔透细小颗粒,形成了一道晶莹剔透的流沙,通过帐篷的缝隙部位流出,逐渐的在半空中流动着,飞向了蔡须琨眉心的星辰之泪中。

    于此同时,随着一颗摩罗化为一道道的流沙,在蔡须琨双手不停的挥舞中,那颗摩罗旁边的摩罗,也逐渐的化为一道道的红色的流沙。

    没过多时这些红色的流沙已经遮天蔽日了,开始随着蔡须琨的指挥,流动到月牙型的宇宙飞船当中,这艘宇飞船的外观,因为红色流沙的注入,正在逐渐的改变着。

    此时的蔡须琨,悬浮在了半空当中,双手依旧在不停的挥舞着指挥着红色的流沙,不停的注入改造着血月号。

    这艘宇宙飞船正是血月号,星辰之泪在接收到危险信号之后,直接与血月号上的智脑露娜联系上,然后提供了准确的坐标。

    露娜接收到星辰之泪的指令之后,直接操纵血月号进入这颗未知的星球内部。

    在血月号刚刚启动的时候,血月号上的美女蛇西维,就敏锐的察觉到了血月号的异动,直接从自己的船舱出来,到了主控室当中。

    “血月号怎么自动飞入这颗未知星球内部,难道老苏格他们发生了什么危险?”

    美女蛇西维,右手拖着自己的美丽的脸庞,思考着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站在主控室当中,因为没有权限,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长时间把自己封闭在房间中的玛雅,在摩罗化成的红色流沙,注入飞船表面的瞬间,感受到了摩罗的气息,说白了就是树木的气息。

    玛雅现在的特性跟格鲁一族相似,不仅仅掌握着生命原力的力量,还对于其他树木的气息特别的敏感。

    并且这种气息深深的吸引着玛雅,甚至触动了玛雅身体内部属于格鲁一族的力量。

    他瘦小的身躯上的绿色的肌肤,突然间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双手出于本能的按在船舱之上,原本还缓慢融合的红色流沙,突然间被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绿色的光辉。

    原本只是覆盖在血月号表面的红色流沙,经过玛雅的处于本能的帮助,这这覆盖在血月号表面的红色流沙,突然间融化化,然后再次改变形态。

    成为了有着奇异纹路的类似于树皮的深红色结构,这些深红色的结构一旦成型,逐渐覆盖一部分血月号的船身,随着越来越多的红色流沙融化,改变形态,血月号的外观也逐渐的转变,再次变成了深红色的,带着奇异纹路的树皮结构。

    飞船的内部也逐渐的改变,船舱也逐渐的布满这些深红色的,带着奇异纹路的树皮结构,并且这些化为树皮的摩罗,其中还存在的大部分力量,部涌入玛雅所在的房间。

    玛雅所在的房间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玛雅本人逐渐的被红色的树皮所包裹,外表看上去成了一个巨大的蚕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