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豢之战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麒麟杀孽
    天泽将酒葫芦放回酒愁人的身边,将他暂且安置在此处。

    经此一小插曲,天泽对于酒愁人的性情人品也更加了解,酒后显真情,能在醉酒之后还无私心的想要帮助自己,这种人世间实在是太少了。

    拿出一件白色绒袍披在酒愁人身上之后,天泽便动身前往寻找炎麒麟。

    火麟山峰峦层叠,古怪嶙峋,宛如毫无规则的火焰凝聚,其中根本没有平坦的地方,尽是火红色的荆棘与其他刺状树木。

    天泽御空而行,两个时辰之后,终于抵达一处深邃的洞穴。

    天泽拿出锦囊,其中一张图纸上画得正是这洞口。

    洞口生得祥瑞,数丈之高的圆形洞口周围生满了灵芝灵草,其间更是云霭缭绕,如人间仙境一般。

    “就是此处!”天泽纵身进入洞中。

    洞中并非是一片黑暗,两旁的石凹之中红色的火焰不断摇曳,将万物照得通红明亮。

    越往里走,天泽越能感受到一股炽烈的热浪,不断的扑向自己的脸颊。

    终于,在石洞的尽头,天泽见到传说之中的炎麒麟。

    炎麒麟头生金色双角,毛发火红如灼,鳞片分明之间,丝丝火络绵延其上,乃是兽中之圣相。只不过此时的炎麒麟右后腿折断,只有一层皮肉连着,随时都有可能掉落。

    但天泽发现那右后腿的伤势竟是炎麒麟自己咬的,其上宽大的牙印与炎麒麟嘴上的鲜血就是证明。

    此时,炎麒麟注意了天泽,不由转过身来,看向眼前的来犯之人。

    “小修士!没想到光头吴克竟是让你来送死!”炎麒麟如红宝石晶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天泽。

    天泽却是淡淡一笑:“并非如此,在下是来取阁下性命的。”

    “哦?”炎麒麟笑道:“我们可曾有冤仇?”

    “没有。”

    “没有你为何要来杀我?”炎麒麟趴伏的身子缓缓转向天泽,说道:“无仇无怨,岂不是空造杀孽?你们人类的贪欲果然是强盛至极!”

    “贪欲吗?”天泽说道:“人族之所以能站在万物之首的位置上,凭借的不是温柔仁慈,而是杀戮,驱动杀戮的动力就是欲望,绵延种族的求生欲。正因为如此,人族才从亿万生灵之中脱颖而出。当然我们是人,不会再被所谓的兽性的驱使,因此,你死虽是必然,但我会用最人道的方法。”

    炎麒麟闻言,发出爽朗的笑声,说道:“好好好,好一番雄辩,不过你说的也是事实。依你之理,我就更不能束手就戮,吃了修士的精血身躯,亦是我地位的进化啊!”

    天泽眉毛一挑,笑道:“哦,原来你也早有杀戮之心啊!”

    “那是自然,毕竟兽欲也是欲啊!”

    话甫落,炎麒麟转身一口将自己的右后腿撕扯而下,转而两口便已吞入腹中。

    “杀戮!开始了!”

    也许是自噬血肉为炎麒麟带来了浓郁的狂暴感,顷刻之间,炎麒麟周身泛起层层火焰,整个洞穴之中的温度直线攀升,甚至一些阴湿的草植都被烤焦。

    炎麒麟一声怒吼,便直线冲向天泽。

    虽然炎麒麟的腿只剩下三条,但是依旧没有能影响其迅猛的速度与力量,仅仅一个眨眼便已经冲至天泽面前。

    天泽见状,双指并做剑指,擎天而落。

    “死忏·天堑别命!”

    赫见无数紫黑色的殊邪剑元如盛开的莲花一般在天泽的身后层层映现,而后纵天而起凝聚成一道弘大的黑色剑元,足足有十丈之高,三丈之阔,无匹落于身前,形成一道强不可催的剑盾。

    “砰!”

    一声闷响,炎麒麟金色双角撞击在剑盾之上,发出沉重的闷响,而后竟是被震退数丈之远,头顶的双角之间也淌下一丝火红的鲜血。

    “好坚硬的剑元!”

    天泽微微一笑,此般自然在自己的预见之内。

    此剑之中蕴含了从《死忏》之中领悟的至邪剑心的力量,更叠加了对邪之本源的感悟,如此凝结出的殊邪剑元自然不是炎麒麟的冲击可以击碎的。

    不过,天泽对炎麒麟的实力也有了一些了解,他的实力应该是与元婴境对等的灵妖境界,而且是无限接近与合体境对等的妖王。

    天泽收了剑元,问道:“你已是灵妖境界,怎还使用兽体?人体才更适合搏杀才对,莫非是悠堕皇山之中的古谪仙龙脉不止对人有揠苗助长之功,对于兽族也是?”

    炎麒麟先是一愣,而后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原来你是从外界进入悠堕皇山之人!不猜测的不错,正是古谪仙龙脉将我的潜力限制。其实早在数万年之前我就已经是灵妖境界,只可惜在古谪仙龙脉的作用下,我只能人言,而不能化作人形,甚至连元神都未能凝聚完全!不过,世间的事情并非是只具有一面性,且让你看见我真正的实力!”

    话甫落,炎麒麟朝天厉吼,震迫人心的声音在山洞之中不住回荡,无数的石块从石壁上剥离,仿佛下一刻整座山都要倾塌。

    与此同时,惊见炎麒麟身躯之上的火焰竟是缓缓凝聚,汇集成琉璃之质,远远望去炎麒麟的身躯之上如同被覆上一层威风赫赫的琉璃甲,只不过缺失了一条腿,看起来有些怪异。

    “小修士,这便是我麒麟肉躯的至极:琉璃圣躯!虽然我的境界被永久的限制在灵妖境界,但其他方面却是可以永无止境的!你方才的一招确实远超我的想象,甚至说刷新了我对金丹境修士的认识,但也只能止步于此!死吧!”

    炎麒麟三只腿骤生火气,猛然一踏,整个身躯如同化作一块坚固的红色宝石,冲击向天泽。

    由于炎麒麟的速度太过于迅速,天泽仅仅看到一道火影闪过,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自己的胸膛之上溢散开来。

    “砰!”

    天泽刹那之间飞出十丈之远,重重的嵌在石壁之中,不由呕出一口鲜血。

    炎麒麟见天泽并未死亡,仅仅是吐了一口血,不由说道:“好坚固的躯体!莫非你也练有修体?”

    天泽双臂一震,自石壁之中破出,轻点于地,眼眸微微下撇,伸出大拇指拭去嘴角的鲜血,笑道:“若是我可以施展一十三品菩提金身,此刻你早已经灰飞烟灭。不过,以我眼下的肉躯强度,还用不着怕你!”

    话甫落,天泽周身气势节节攀升,无形之中显露出阵阵暴戾灼热的气息!

    “呼!”

    惊见天泽如一头发狂的怒牛,身形化作一道光芒,竟是与炎麒麟的金色双角撞在一起。

    炎麒麟见天泽竟是向自己奔来,不由暗笑,小小修士之躯竟然敢与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麒麟角相撞,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

    可让炎麒麟没想到的是,下一刻自己的身躯如同瞬间被一座万丈高山冲击,竟是如残鸢一般,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啊!我的牙!”

    炎麒麟躺在地上,金色双角疼得厉害,就连自己的几颗门牙都被震碎。

    天泽嘿嘿一笑:“我的身躯与你之琉璃圣躯相比,孰强孰弱啊?”

    炎麒麟抬头看向天泽,可神气却是怔住,如看到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一幕:“你的身上怎会有如此之多兽族的力量?莫不是你服下了火属妖王的本源火丹?”

    炎麒麟又死命的摇摇头:“不对!不对!龙的气息!你是龙族!玄武!怎还有玄武的气息!你……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你究竟是人族还是兽族?”

    天泽一瞬间展现的力量将炎麒麟的认知尽数冲刷而去,仿佛世间最极端的一切在炎麒麟的面前相融。

    天泽缓缓走向炎麒麟:“你现在知道为何我金丹境九重的修士敢独自来到你的面前了吧!血脉压制,你是反抗不了的!”

    说罢,天泽一拳砸向炎麒麟的头颅。

    巨大的力量将炎麒麟的头颅砸入地面一尺之多,当天泽收回拳头之时,拳头上已经沾满了脑浆。

    “哼,真无趣!看来吴克是多虑了,还弱点,可笑。”

    就在天泽拿出一柄尖刀欲将炎麒麟分解之时,石洞的穹顶竟是蓦然震动,无数石块落下,将天泽逼退数步。

    蓦然,一道由灵气汇聚成的拳头自石堆之中崩出,一拳打在毫无防备的天泽胸口之上,将天泽打退二十丈之远。

    天泽站定,轻抚着胸口,竟是感受到一丝的疼痛。

    然而,当天泽抬眼,眼前的一幕却是让天泽谨慎警惕至极。

    赫见无数森白的人类骸骨堆在炎麒麟的尸体之上,粗略计算足足有上百具之多,再望向穹顶的缺口之中,放眼望去尽是密密麻麻堆叠的人类骨骼,宛如此山就是一座乱葬坟地。

    “砰!”

    一声巨响,惊见一只火红的手臂自乱石堆之中打出,随即而出的竟是一个麒麟脑袋。

    惊诧之中,一个人身麒麟头的红色生物站在天泽面前,缓缓活动着身躯,如同万年破封的罪人。

    天泽暗运灵气,说道:“你没有死?”

    炎麒麟笑笑:“那是自然,堂堂的麒麟一族,怎会随意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