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老婆实在太漂亮了 > 第五百六十一章 邓疯更造极,三千围五万
    w.co

    “都围上了?”汴梁脸上一喜,话气也柔和了许多。

    “哈哈。”黑脸军官得意的摇头晃脑,“老大放心,俺邓疯子的手底下,从来没有活口能逃出去。”

    邓疯子是柳敏藻给他的称呼,当年柳敏藻在一次开会的时候,表扬他的围歼战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谁知黑脸军官听了,当场就拍桌子抗议,“柳海兵,我是邓忠,只会打仗,即不是疯子,也不会造鸡。”

    他这话一出,把在场的所有人逗乐了,邓疯子也就成了他的绰号。

    汴梁是听说过这个事情的,微微摇头,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还真有点像。”

    疯子二字,明显有侮辱的意思,汴梁没有说出口,但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放着老大的安危不顾,优先想着怎么歼灭敌人,不是疯子又是什么。

    但话又说回来,被这种人盯上,不用说,前面的敌人肯定是羊入虎口。

    “你带了多少人?”汴梁见树林深处走出一排卫兵,对邓忠行礼后开始警戒起来,人数也不过十几个。

    邓忠挺直了腰杆子,竖起三根手指,“先锋队三千人。”

    汴梁点点头,三千人,难怪打五艘战舰跟拍死苍蝇似的。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汴梁又问。

    邓疯子违抗命令是不假,但打了胜仗,又帮了自己,宋云真要追究起来,汴梁也不知道该帮谁,只希望这位疯子能见好就收,回到凶水岭,做该做的事情去。

    谁知邓忠又是哈哈一笑,对身后的卫兵招招手,命人将俘虏和圣经拖出来的那位昏迷不醒的魁梧男子带走医治,这才走到汴梁的身边,俯在耳朵边上轻声说,“敌军都被俺引过来了,加上横河峰四周的,不下五万人。”

    汴梁听的一惊,五万人!宋云当初估计大禹山附近的敌人总数在十万左右,这家伙倒好,一下子圈了近半数的敌人过来。

    “还不快走!”汴梁拉起邓忠就要往凶水岭方向跑。

    “老大,老大。”黑脸军官用力的挣脱着,手上的力气还真不小,一般人真心抓不住,可汴梁是谁,这手上的力气,即便是沈联族

    的邪神沈火云都比不过,邓忠又如何挣得脱。

    黑脸军官的脸红的吓人,他不敢再挣扎,急忙说道,“那边都是敌人,下去非死不可。”

    汴梁连忙停下脚步,心里一寻思,就拉起邓忠往横河峰上方走,这回黑脸军官也走的很快,看得出,那是他本来就准备去的地方。

    “三千人,你打算怎么跳出敌人的包围圈?”汴梁看他一脸坦然的样子,知道他心里有了计划,就问道。

    “跑?哈哈,老大,我邓疯子什么时候跑过?”黑脸军官得意的笑着。

    汴梁看着他,眉头紧皱,听这话的意思,那个疯子是想跟人干架,拿三千人和五万人打,这不是找死吗!

    黑脸军官被参谋大人看的心慌,不再卖关子,直接说道,“这个地方叫横河峰,在山顶处,有一条很大的河,名叫横河,河的中间,有一座岛,看上去又像是一座山峰,称作横河峰,峰上的地形极好,我们守在峰上,管叫那五万追过来的敌人哭爹喊娘。”

    汴梁听的心头发麻,这不要命的家伙,还真准备跟敌人干架。

    三千对五万,地形好又怎样!

    再说了,敌人还能召唤影子蜻蜓,到时候,孤岛上的士兵,还不成了活靶子。

    不行,这事绝不能做!

    “老邓,你想过没有,宋云的目的是把敌人赶到邱峰附近,合围歼敌,你这么做,会坏了他的大事。”汴梁没有直接命令他撤退,而是讲起了大道理来。

    战场指挥不是自己擅长的,更重要的是,邓忠的那些手下都不在身边,自己也指挥不动,光带着邓忠离开,那三千将士可就危险了,只能和他说理。

    可是,和疯子讲道理,这事汴梁心里没什么底气。

    果然,邓忠又是哈哈一笑,“老大,宋指挥在地图上指的很好,可是,实际执行起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就说说俺在凶水岭上遇到的敌人,火力猛,战舰足,要不是冷不丁被俺打了个黑枪,要想歼灭他们可不容易。”

    “打仗当然难了,宋云又不是不知道。”汴梁对他质疑自己最得力的指挥官,心里有些不满。

    邓忠摇了摇黑炭似

    的头,“宋指挥是知道的,所以把柳长官留在指挥部,万一乐寒松那小子顶不住,可以换人指挥,但是老大,指挥官能换,手下的士兵可换不了,乐寒松手底下新兵太多,横河峰上敌人又强,这个赶鸭子去邱峰,我琢磨着,乐寒松是完不成的,柳长官也未必行。”

    汴梁听宋云说起过这个情况,白了这位自大狂一眼,“就你有本事!”

    邓忠竟然真的点点头,骄傲的回答,“那是,俺不吹牛,乐寒松入伍的时候,是俺教他打的第一枪,那小子手底下有几根毛,俺还不清楚。”

    汴梁放弃了,原本是鄙视他的一句话,竟然被那家伙当成夸奖了,真是。。。没救了。

    “就算你打的赢,也得先向宋云汇报一下才是。”汴梁说道。

    自己不擅长指挥打仗,宋云可是很擅长的,他若是觉得能打,就让这疯子放手去干。

    “我也想啊。”邓忠摇着头,单手叉腰,活似一个怨妇,摇着他那黑炭般的头说,“这不军讯兵不在身边,没法汇报啊。”

    汴梁狐疑的看着黑脸军官,又看看他背后的卫兵,见卫兵们都在点头,也就只能选择相信他。

    “我跟你一起上去。”汴梁放开了抓着邓忠的手,下定了决心。

    黑脸军官连忙摆手,惊慌道,“不行,这怎么行呢,太危险了。”

    说着,他朝身后的卫兵们一招手,“你们几个,赶紧带参谋大人从溪边小径离开,那条路安。”

    卫兵们上前来拉汴梁,被汴梁一下子都推开了,他阴沉着脸说,“你小子要造反不是?”

    邓忠哭丧着脸,“老大,真不行,您的安危,比这一仗的胜负重要多了,别为难俺了,再说,您在边上,俺有心理负担,打起仗来,也放不开啊。”

    “去你的。”汴梁骂了一句,“别婆婆妈妈的,给你两条路,一是跟着我回凶水岭,二是带着我上横河峰,赶紧的!”

    邓忠没办法了,摊了摊手道,“上山。”

    说着,又壮着胆子上前一步,“到了峰上,俺是指挥官,您做参谋听俺的行不行?”

    汴梁白了他一眼,并没说话。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