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警官 > 第1983章 手段非凡
    w.co

    对于姚金花当年在外面生活是如何的艰难,其实丁凡也不是很感兴趣。

    不过当她说道自己搭上邓荣光这条大鱼之后,他才开始有兴趣了,死守着自己的底线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

    在外难免受尽了委屈的女人,在所有世界观完崩溃之下,所作所为往往都是十分极端的。

    没人知道她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能勾动邓荣光,甚至用了很短的时间,还将邓荣光身边那些莺莺燕燕都赶走,转眼之间成了邓荣光家里的唯一女主人。

    要知道,邓荣光可不是一个吃素的主儿。

    当然这个所谓的女主人,也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女主人,两人之间或许连夫妻之实都没有,更加不用说什么结婚之类的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从小山村出来的女人,竟然还有经商的天赋,不仅是拿住了邓荣光的人,甚至就连邓荣光的生意也被她控制在手上。

    就连邓荣光身边这些多年来跟着他在外面打天下的兄弟们都不得不承认,公司在她的手上,远比在当年邓荣光的手上更加赚钱。

    或许邓荣光手下的这些兄弟们,当年跟着他多少有些因为义气,或许是共同的理想,也或许有很多的无奈。

    但经过多年的变化,人的心思总会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一些改变。

    这个世界没钱太难了,当年跟着邓荣光的这些人,几十年如一日的跟着他,本以为最后能在公司站稳脚跟之后,他们也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却谁都没有想到,邓荣光这个人本就不是善茬,对外人本就心狠手辣,对自己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吃相难看的邓荣光用些手段将这些跟着他打天下的老兄弟一个个赶出了公司,同时也将所有人逼得不得不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城市。

    早在姚金花出现在公司之前,这些人就已经有心要反他了,只是觉得就算是反了,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纵然出了一口恶气,依旧拿不到钱。

    这帮老兄弟对他十分了解,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想从他手上对得到一笔满意的安家费,那简直就是在他身上割肉一样。

    无奈之下,邓荣光手下的这些老哥们儿一个个只能是心灰意冷的离开,碰巧这个时候姚金花找上了这些人,用了一个送别的名义,将这些即将离开的公司元老都聚在一起。

    经过姚金花跟他们之间的商量,众人决定一起合作,反过来将邓荣光赶出公司,并且所有人同心协力推姚金花上位。

    到时候姚金花作为公司的董事长,他们这些元老就是公司的所有董事,每年不只是有分红送到他们手上,而且今后家人还有相应的安置。

    这个条件,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比之前邓荣光提出的条件好的不能在好了。

    毕竟邓荣光那种人,本来就属于是吃干抹净不认账的人,现在公司已经走上了正轨,第一件事就是对他们这些人卸磨杀驴。

    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他们自己是愿意出手帮忙的。

    只是这件事想要完合法,完成交接,不只是他们这些人站出来就能做得到的。

    相应的法律程序还是要走的,现场需要有公证人,还有律师这都是问题。

    而这一点,姚金花却早就做好了准备,现场当着所有人的面,签署了一分文件摆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些跟着邓荣光的老兄弟一看那个签字,顿时吃惊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之前对于姚金花,虽然说不上瞧不起,但也没有真的将她放在眼里,毕竟出身不好,听说以前还是在舞厅里面混过的女人,穷山沟里出来的粗野丫头而已。

    谁能想到,她跟着邓荣光才几个月的时间,竟然能将邓荣光签字的字体都模仿出来。

    加上邓荣光的私章,只要相应的手续上都加上签字,这件事基本上也就算是板上钉了。

    而姚金花准备的可不只是这一点,她专门找了一个人,花钱给这个人做了一个手术,将这个曾经穷困潦倒的流浪汉,打扮成了邓荣光,利用他在律师面前,假装签署转让协议。

    而他们这些老兄弟就在现场,成了整件事的见证人,趁着律师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时间,姚金花用了一招偷梁换柱,将早已准备好的文件拿了出来,上面早就已经签署了邓荣光的大名,最后当着律师的面,将所有的签字位置扣上了印章。

    而真正的邓荣光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谜。

    利用邓荣光中风的消息传出,姚金花实际控制了整个公司,并且将公司的股份,十分大方的分给了这些参与者,大刀阔斧的对公司进行了改革。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姚金花在外人眼中,也就是一个山里来的野丫头,却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中,给公司盈利几百万的利润。

    就连这些跟她合作的老家伙,也不得不服气了,觉得她来做这个董事长确实比较合适,至少要比他们都更加合适,而且做事也算叫人心服口服。

    可所有人都忘记了一件事,这个女人看似表面风光,实际上她可是比任何人都要更加自卑的,而且真正的邓荣光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你也真是够狠的,邓荣光也算是一代枭雄了,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丁凡听了半天故事,最后也不得不叹气一声,收拾了心情说道:“他应该是没想到,自己打下的江山,最后都便宜了别人,甚至自己还要死在一个女人的手上。”

    姚金花听着丁凡的话,似乎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反映,眼神淡然的点点头,嘴角带着一点苦笑,整个人到是一下放松了下来。

    似乎这些陈年旧事,这么多年来都压在她的心里,对于她来说本来也是一种折磨,现在终于自己说出来了,正个人到是放松了不少。

    仰头看着天空不多的几颗繁星,缓缓坐在了冰凉的地面上,在也不顾及什么形象之类的东西了,嘴角带着惨然的笑容说道:“你们说是就是吧,其实不只是你这么想,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一听她这话,似乎里面还有点别的故事啊!

    “你不会想告诉我,邓荣光不是你杀死的吧?”说实在的,丁凡这会儿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相信她了。

    虽然姚金花并没有否认什么,只是语气中带着几分惨然,还有她脸上此时的落寞神情,竟然能影响周围的人。

    或许也是因为她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任何人听了都不会无动于衷吧!

    最后听她那句话里的意思,充满了无奈和不甘心,也不只是丁凡一个人心中充满了疑虑。

    “邓荣光是吃药吃死的!”姚金花一边说着,顺势脱下了脚底的高跟鞋,吃力的从地上爬起身来,走到楼边上,惨笑着说道:“你说的没错,从我跟了邓荣光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有心里准备了,我知道对于他来说,我不过就是一个玩物而已,时间久了,被她玩够了,随手就会被抛弃。”

    “夜总会的金姐说过,女人最大的武器,并不是点头,躺下,而是后退和态度。”

    “男人就是一把钥匙,而女人就是一把锁,一把能开千万把锁的钥匙就是万  能  钥  匙,可一旦所有的钥匙都能打开的锁,就成了破锁,金姐说的没错,欲拒还迎,适可而止,我真的成功了。”

    “我跟着邓荣光生活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他虽然一直手脚不老实,但他也没有得到我,金姐说过,邓荣光得到的女人太多了,容易上手的,他跟本就不会在意,他或许就是在找一种感觉,那种感觉他年轻的时候有过,可人没有办法活在过去,所以他要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到过去的影子。”

    “我成功了,我让他爱上了我,可同时,又不让他得到我,借机会拿到了去他公司工作的机会,甚至掌控了公司的一部分管理权限。”

    “只是可惜,他没有耐心了,那天晚上,他……”

    说道这里,姚金花终于有些犹豫了,似乎有些事情,她还是有些开不了口。

    或许也是因为赤脚走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让她浑身一震机灵。

    可她的话,着实吸引了周围的几个人,比如刘健就是其中之一。

    听到了最关键的地方,姚金花却突然选择了闭嘴,闹得刘健多少有些心急,急忙开口问道:“他把你咋了?”

    丁凡一听,翻着白眼瞪了他一眼。

    刘健顿时反应过来,缩了一下本就没有多少的脖子,闭着嘴到一边去了。

    到时姚金花没有在意他的多嘴,抬脚爬上了天台的边缘,站在高处,任由夜晚的冷风吹打在她的身上,虽然冻的瑟瑟发抖,脸上却带着享受,微微闭上双眼说道:“还能有什么,不过就是用强罢了,我一个女人,终究在力量上比不上他。”

    “他把我绑在了床上,志得意满的模样,我至今都忘不了。”

    “不过人在得意的时候,也真是太可笑了,吃了药之后,跑去洗澡……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都没有从浴室里面出来。”

    “等我费力的解开绳子时,他已经死了十几个小时了。”

    “我不敢声张,我的一切都来自于他,东西都是他给的,我不能让外界的人知道他已经死了,所以……”

    其实话说道这里,丁凡就算不听下去,也能猜到七七八八了。

    顺势清清嗓子,走到天台边缘的位置,顺势站在她的身边,开口说道:“也就是说,你将他的尸体隐藏了起来,随后利用你对他字体的模仿能力,暂时的接手了公司,在利用他的字迹,将公司里的那些元老都炒了鱿鱼。”

    “卸磨杀驴的名声都让一个死人去背着,你自己到前面装好人,收买人心,借助这些人在公司的公信力,坐实了董事长的位置。”

    不得不说,姚金花这个女人不一般,虽然是从小山村出来的,可她的学习能力确实不弱。

    可同时也有一个问题出现了,这件事背后一定有人在指使她,虽然她聪明,但不代表她见到死人之后,还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短时间还能想出这么多谋夺公司的手段。

    恐怕这背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她之前所说的那个所谓的金姐。

    w.